有墨子莘

一个懒癌老姐姐
和英语死磕ing...

【楚留香乙女】隐藏在世界各处的有爱npc(第三弹)

大概是可爱本爱啦
想把这块真•小白豆腐放在手里揉来揉去呀(º﹃º )
白居乐先生曾在端午节惊现于金陵街头
大家有见过他吗∠( ᐛ 」∠)_

白居乐?
“呜呜呜,好多给我写信的,过来看我的……结果都是只撩不娶的坏人!”
你闻言一愣,默默扶额——
到底是怎样的执念才能让这位小道长大庭广众之下发出如此抱怨啊……
“你呐……”小道长看你停下来肯听他说话,一双澄澈的眸子向你望了过来,似是很期待你的回应,“你是过来干什么的啊?”
你看他实在太可爱,到嘴的善意谎言一拐弯全成了大实话:“我是过来跑商的队伍刚刚解散实不相瞒这位小道长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后边的大实话你是实在说不出来了,因为你眼见着小白道长眼眶里的泪水越积越多,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你再次无奈扶额,决定带他喝酒以表你真开心今天认识他。
说来也奇怪,这武当山真当是风水宝地了,即能养出邱师兄一般的冷峻仙子,亦能教出心思简单澄澈的赤子来——你撇了一眼醉倒在你身边还坚持不懈要死拉着你的衣角和你嘟嘟囔囔的小道长暗叹这小白道长真乃奇人也。
那以后你一得空就去找他,本来是想做个知心姐姐听他抱怨省的这孩子积怨太多弄出病来。结果大概因你是第一个约他喝酒的人,白居乐一见你来就扑闪着大眼睛缠着你要酒喝。
‘唉,到底是个孩子啊…’抱着这样的心态,你,再次获得了“醉醺醺武当小道长の樣”腿部挂件。
再后来,你一直为端午节的师门任务奔波。静下心来算算,竟是已经有许多时日没去探望过他了。想起他孩子气的样子,免不了又要多提几壶好酒去赔罪了。你笑了一笑,默默把去武当的事提上了日程。没成想,今天清理完打劫帮派财物的小贼一个回身就在金陵大街上看见了你的小白道长。
他还是那个呆呆的性格,看着有人往他这边去就开始嘟囔:“掌门说得对,我那么在意那些信件,都是尘心未断…”你看着他故作冷漠成熟的模样,不由得伸手去掐了掐他的小脸,“诶呀!住手!不可以戳我的脸!”白居乐气成河豚,再定睛一看发现是你,脸就瘪了一半。
他低着头,脚在地上不安地划拉着:“你也是坏人,你都多少天没来找我了……”
‘嘿嘿嘿,最近端午节实在是忙忘了。先下手里没有好酒,姐姐只能先给你赔个不是啦…’你说着,有顺手揉了揉他的头。
“你!……”白居乐抬头一脸讶异,随后那眸子里又蒙上了一丝了然的闷闷不乐,“看来小亦子说的没错,你还真是把我当小孩了。”
他直起身子,你才恍然发现,原来他比你高出这么多。他伸手环住你的肩膀,一字一顿认真道:“你把我当小孩子看,我 不 开 心。”
“我听说你每天都会追着一群贼人到这里,所以我过来想见你。”
“其实…掌门的话也只对了一半。我不是在意那些信件,我是在意你。”
“我终究,也就是尘心难断了。”

【楚留香乙女】隐藏在世界各处的有爱npc(第二弹)

大家见过天天在暗香泡着的小武当吗
软软,想bi——
【呵,也不知道最后是谁bi——谁∠( ᐛ 」∠)_】

“林幼泽?”
年轻的小道长看你站在他身边,若有所思地看着一旁秀恩爱的詹苑杰和宋熙小姐姐,嘴一突突,不自觉地跟你吐气了苦水:“师兄来看嫂子拉上我做甚,平白听他们在这里酸言酸语,容易吐。”说罢还嘟了嘟嘴以表示自己真的很不满。
可爱!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你被萌的下意识想去捏捏他的脸,手伸出去一半,又马上反应过来这样不妥,就折回来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冲他露出了慈祥的姨母笑。谁知道他竟刷一下羞红了脸:“你…你平白冲我笑的那么好看做甚…”
“我笑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令人神往啊。”你再自然不过地嬉笑道。
“你……”小道长一句话还没说出口,你们背后跑商的队伍突然出现把你撞的一个趔趄,你就一个踉跄扑进了林幼泽怀里。
“!哇师兄我要被人撞死了!你别谈情了快来看看我啊!”
话是这么说,但林小道长还是伸手把你护在了怀里防止你又被撞到。
当然,詹师兄也看都没看你们这边。
那以后,你每次去暗香都会记得往小桥那去看一眼:一来是因为生活不易,听听宋熙师姐和詹师兄的甜言蜜语吃吃狗粮也不错,二来嘛……
“你……你怎么又来了啊?师兄他们酸言酸语我一刻都听不下去,你倒好,还听上瘾了不是。”
“我就知道你听不下去呀,”你扶住林幼泽的肩膀,一脸诚恳,“我听说,当痛苦有人一起分担的时候就会有所减轻,我就想过来帮你减轻一些苦痛啊!”
小道长的脸不出你所料地红得像血玉一般:“你怎么也净和师兄似的说一些酸言酸语……”
你闻言便笑了出来:“詹师兄和曦姐姐说那些‘酸言酸语’因为人家是一对侠侣,你又讲我对你说的话也是‘酸言酸语’却不知道林小道长,我跟你是个什么关系呀,嗯?”
林幼泽当然不会料到你会有这番说辞,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你…你我…那自然是…是…”
你抓准时机,悄咪咪竖起了空气墙,趁他还纠结的时候就把他往空气墙上推:“是什么呀?”
“你…你别这样!师兄你快看看啊,我要被…”
“又干人家詹师兄什么事。你且说清楚嘛,林小道长。”
“我我我…姑娘你可别欺人太甚!”
“天地良心,小女子那有欺负道长?”终是把林幼泽抵在了空气墙上,你如愿按计划给了他一个攻气十足的壁咚,“再说了,道长宅心仁厚,也不会跟我计较什么的…吧…”
这次轮到你迟疑了,因为你突然感到周身气场不对,在抬头一看——
妈耶,林幼泽的绿名啥前变红名了!?
你咽了咽口水,怂怂地收了手准备跑路。岂料林幼泽抄起你就是一个大轻功飞了出去,等你缓过神来,已是置身于一间松香淡雅的小屋中,幽雅的bgm让你意识到你现在身处武当。房间中布置精巧雅致……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林幼泽头顶的红名!
“你撞了我这么多次,总不能让你白撞吧。”林幼泽嘟了嘟嘴,但现在的你一点也不觉得他这样可爱!林幼泽卸了剑匣欺身过来:“你说说看,你要怎么补偿我呢?”
……
“要…要被撞死了,唔……”
“嘘——你每天冲我撞过来的力道可比这重多了,乖,你受的住的。”
“我要被人撞死了!……师……啊!林幼泽!”
“你还没总结出规律么,我叫师兄没有用,你现在就是叫师父也没有用呀。”他露出往日里你最喜欢的青涩笑容,又重重地顶了你一下。

詹师兄:诶我师弟呢?那——么大一个师弟!我刚刚就放这的。
宋熙姐姐:呆子有人撞我!
詹师兄:!有什么冲我来不许动我媳妇!

【楚留香乙女】那些隐藏在各处的有爱npc【第一弹】

大家见过暗香池塘里的大红鱼不
可爱,想钓
大家撞过各地五大门派弟子npc不
台词有爱,想bi——

敲温柔的暗香男弟子了解一下

“蒋良军?”
“暗香弟子大多选择了暗影,而我不一样,我是个骄傲的厨子!”
你是在暗香环桥边的一处大礁石上遇见他的,当时觉得那是个垂钓的好地方,你又垂涎暗香池塘里的大红鱼已久,总觉得那是小锦鲤,能钓上来岂不是运气爆棚。飞身过去的时候一不留神撞到了他。暗香男弟子被你怼的一个趔趄:“小心点,咱们这里黑的很,小心别掉沟里。”
然而没用,你继续往前出溜,伴着他三分无奈七分担忧的话语光荣坠沟。
他好心把你拉上来,安安静静看你甩鱼竿,安安静静看你吊了满满一篓水鲢。
“你是不是想钓那个红色的大鱼啊。”暗中观察的暗香男弟子嘟囔了一句,“那个不是锦鲤啦,而且也是钓不上来的。”
被撞破小心思的你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结果回身的时候鱼竿一甩又扫到了他。
“你轻点儿,小心宁宁师姐的四十米大刀!”
伴着这一句嘹亮的革命口号,你俩双双坠沟。
水不深,刚刚及你脚踝,看着就在你们身边来去自如的大红鱼,你灵光一闪,就索性站在水中又开始钓鱼。
“你对大红鱼的执念还真是可怕。”蒋良军挠了挠头,也没再说什么,在旁边整理自己的发型。
你帅气的挥杆,眼看着大红鱼一条条往你这聚集,结果收竿的时候钓起的依旧是灰白的小水鲢。
“你是不是就想钓鲤鱼啊,那我知道哪里有。”蒋良军羞涩的笑了笑,“毕竟我可是个骄傲的厨子!”
然后江湖上就多出了一对扛着鱼竿漫江遍湖游荡的男女少侠。
然后你渐渐习惯了没事就跑去暗香找蒋良军。每次都耍皮来回撞他,看着他头顶的金名为所欲为。听他一遍又一遍无奈对你道“你别掉沟里去”你觉得这个暗香真是个温柔的厨子。
“我跟你讲,”今天蒋良军似乎早有察觉,一个回身抓住了向他冲来的你,又是一个很自然地借力把你圈到进了怀里,“我昨天抓到了大红鱼哦。”
你闻言甚是惊喜,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望着他,浑然忘了你们两个现在的姿势有多亲密。
“咳,”蒋良军又把脸往围脖里埋了埋,“那你想不想…想不想看看去呀。”
你笑着说当然想。
一向含蓄的暗香男弟子露出来狡黠的一笑,凑近你耳边轻声道:“那你来我房间,我给你看个大红鱼。”

你猜你们进屋之后干了什么?
看红鱼,喂红鱼,讨论红鱼好不好吃∠( ᐛ 」∠)_
蒋良军:她眼里有星星,亮晶晶…比兰亭暮春的大灯还亮。可爱,想…想给她做一辈子饭!【低头笑】

【柯南乙女】当你们进入双箭头时期


因为老莘姐姐最近进入了无限单箭头阶段
然后把自己虐的够呛(。>ㅿ<。)
所以脑补了下——
人心隔肚皮万一我是处于双箭头阶段呢……?
那是不是就能齁得够呛了呢_(:з」∠)_
改编自真实事件,依赖于求生欲很强的脑补(¦   [▓▓]

追不追?怂不怂?
白马探
下课铃响起,同学们结束了一天繁重的课业向校门口涌去。
你的目光一直追逐着你心心念念的高大身影,眼见他就要消失在马路尽头,你一把抓起还在一边磨磨唧唧的损友向他的方向跑去——
‘快快快!损友酱快跟上!’
‘快快快!损友酱快停下!’好了好了,保持五米的安全距离,不然就太刻意了吧……你满心都是在计算距离,忽略了身前少年早就红透的耳尖。
刚刚松了一口气,但损友之所以称之为损友……
“前面的人快停下!啊啊啊——”你的损友酱反应慢了半拍,被你拉住开始减速的时候突然蹦出来一句崩人设的台词。
完了完了完了!啊!回头了!他他他……
白马探深深看了你一眼,只是你早就撇开了眼神装作四处看风景,只剩下损友酱继续崩坏:“诶,白马同学你在看什么啊?”
“啊…没什么,后面的车灯真特别。”

冷静地压抑
琴酒
你喜欢他很久了,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能和你一起分享难得的少女痴情
喜欢他是你的事,不过也就到喜欢为止了
因为你知道,给他造成困扰不是你的事
只不过你不知道
喜欢你是他的事,不过也就是隔着车窗的一瞥罢了
因为他知道,保护你和伤害你都不是他的事
像汪洋上只乘一叶小舟的独行者,任由海浪把你们带到任何地方
或许十个小时,或许十天,或许十年……
总会有相遇的时候不是吗——
不过擦肩而过时淡漠的深情和眼底掀起的惊涛骇浪。

自我厌弃
灰原哀
和很多小姑娘一样,有她在的时候你和朋友交流的声音总是在不经意间提高放大。大概是下意识地想让她听见自己,了解自己吧。
可是啊,
她是那么安静又冷静——你都嫌弃自己吵了。
一天天的,在你的刻意控制下,她的耳边清净的不像话。总是喜怒不形于色地姑娘终于是蹙起了秀气的眉,转头向你看去——却看见你的好朋友很自然地偎在你怀里打游戏。
对总做在固定座位的她的方向很敏感的你几乎是同一时间抬了头,眼神相撞的刹那间不可自控地红了脸。
然后你就看见,你的女神舒展了好看的眉转过身去,嘴角若有若无有一丝上扬——嗯…大概就是我看错了吧。你在心里暗暗点头。

直线上升的浏览数
安室透
不敢在现实生活里多做一丁点大胆的事,就连每天去他工作的咖啡馆多坐一会都不会——他那么细致聪明,很快就会识破自己的小心思了。
好在你发现了他时不时会在一款唱歌软件里发布一些自己的作品。每当你工作到深夜压力大的不得了的时候你就点开他的歌,心里暗暗窃喜,装作这深沉温暖的声线是独为你而歌。调整好心态之后,小心翼翼地删掉自己的浏览记录,再退出软件。
不过充了会员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安室先生还是看着那个提醒浏览量增长的小红点笑得迷人就是了。
隔天心情大好你走近波洛咖啡厅,同样心情大好的安室先生给你的拿铁上做了一个精致无比的拉花。

谁还没有个助攻了?
赤井秀一
阳光开朗的短发姑娘远远看你独自坐在藤椅上休息,就开心的跑过来和你聊天。
“诶对了,”世良结束了上一个话题,再自然不过的引起了一个新的话头,“对了,上次野炊我哥哥做的咖喱怎么样啊,好不好吃啊?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是想拜托他帮我糊弄一下家政课的作业了。”
‘啊,秀先生的手艺啊,其实再少放一点土豆就更好了,上次吃到最后全剩下土豆了,害的元太还很失望呢。’你斟酌着用词,努力做出中肯的评价,毕竟是你喜欢的人,你怕一个不小心溢美之词就倒豆子一样蹦出来了,反而惹得面前的小姑娘起疑。
而此时你面前的小姑娘正左手背后,一边操纵着录音键一边暗暗吐槽自家大哥难得的羞涩。

【柯南乙女】当你是波洛咖啡厅老板并且要张罗过春节了【二!】

波洛老板携全体员工再次向您拜年【叩】
这就是后半段啦
食用愉快哦(´。・v・。`)

腊月二十七•杀年鸡 基德【预警!基德莫名精通中文发音的狗血设定!】
因为你没再告诉过谁所以很多人不知道,除了铃木财团老爷子的宝贝经常被怪盗基德看中,你的咖啡厅也总被这位先生光顾,而且一反他只偷宝石的习惯,每次到你这他偷的都是限量供应或者新品。
可能这位先生有事没事会变个装来自家店里搜集消息才能那么准的发出预告卡吧。
只是一个念头闪过,但你环视一周,却莫名觉得现在店里为数不多的客人中就隐藏着一位风雅的盗贼先生。
正在神游,街对角那家中国夫妇寄放在你这的小娃娃拉了拉你:“呐呐,姐姐,二十六烧年肉……二十七是什么来着?”——‘二十七,杀年鸡呀’
??人群中的鸭舌帽少年哦,你为什么听到杀鸡两个字那么紧张呢,你的目光渐渐犀利,又自顾自道:‘不过呢,杀好的鸡不是今天吃。’吧台前的少年又是一个面部瞬间抽搐,‘鸡吉谐音啊,过年这几天要一直见得到鸡才好呢。’
你见状,基本确定了犯人的所在,转身准备去忙别的了,却被少年一下拉住,他抬起头,鸭舌帽下一张精致的脸显露出来:“说了那么多,基吉谐音,老板是在邀请我这几天天天到店吗♥”

腊月二十八•贴花花 诸伏高明
‘贴花花啦!贴花花!(*'▽'*)♪’
你指挥着你家高明警官把几天前买好的窗花对联通通搬出来,开始清点布置。
‘贴窗花啦!贴窗花!(σ′▽‵)′▽‵)σ’你兴致冲冲地把要贴在落地窗和大橱窗的窗花分出来,高明就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你咋咋呼呼一边裁好胶带递给你。
‘呀……不够高啊……’你有点无措地看看四周,正准备去搬吧椅子踩着,却意料外地被熟悉的不能再熟的气息裹了全身,“来,给我。”比你高了一个头的男人接过了窗花,轻松地把它贴到了你预想的位置,这样一来你就完全陷在了男人的怀抱里,“喏,贴好了。”
‘…Σ(|||▽||| )!啊啊,谢谢高明’你拍了拍不争气泛红的脸,‘好!那下一步!贴对联啦!贴对联(^Д^)’
“我来吧,你看着齐不齐。”男人温柔的摸头杀在无形中嘲笑了你的身高。
‘完成了!’终于,在你们搭配下很快就完成了所有工作,你歪头看着高明,又看看龙飞凤舞的春联,‘高明高明!春联上的意思你看得懂吗?’
“夫人是要考我中文吗,汉字的话还是认识的哦,不过……中文发音的话我可能会不太听得懂了。”男人不由为你今天的莫名顽皮露出一丝宠溺的笑。
‘那我说一句你听听呗(/≧▽≦/)’
“好啊。”
‘我爱你(*´・з・`*)♪’
“嗯,我也是。”
“你不一样,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懂。”

腊月二十九•去打酒 赤井大佬
‘走吧老秀!今天关店!’
赤井大佬看着你身背来福枪,双手拎菜刀冲到他面前,表面一片平静,内心波涛汹涌。
“干什么……”
‘二十九,去打酒啊,今天就是攻击酒厂的好日子啊!’
“你说的没错!”赤井秀一眼中燃起战斗的火光,你在他眼中看到了浴火的凤凰,看到了新生的希望,看到了世界的和平——你注视着他刀削一样的棱角赞叹——这!就是我选择的男人!
【卡!】
【——我是正常人的分界线——】
二十九,小除夕
照理是这几天里最忙碌的一天,不单单是要备酒,还要焚香祭祖。
而只身一人在国外的你这一天倒是比前几天清闲许多,年货准备的差不多了,算了算也就是酒水饮料还没置办……
现在,走在街上的你十分后悔招呼上自家男人一起出门采办,每当你往小推车里放一瓶酒,没一会你再看车里就没有酒的影子了。
……得了,‘阿秀啊,我看那个啤酒不错,来,拿一箱。’
果不其然走在前头的你男人突然僵硬。
‘说说吧,’你推着车慢悠悠地赶上他,‘这又是怎么了大过年的还不许喝酒了,嗯?’
“……你真不知道你喝醉了会干什么?”
‘……你不是说我上次什么也没干么……’
“你箍着我不撒手,然后一直叨叨‘我爱你’‘我爱你’……这样。”
‘……都这样了你告诉我我当时没干什么?!’
“对我来说当然是没干什么,”男人的眼神异样严肃起来,“但明天不一样,又不是只有咱俩,你万一喝醉了对别人来说就是干了大事了。”
……emmm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妨反驳Σ(|▽| )
你的潜台词不就是你只能在我面前喝醉吗!?
那和低俗的霸道总裁套路有什么区别?!
【迹部景吾:阿嚏!……真是不华丽,居然有人在背后骂本大爷是嘛!
赤井大佬:……你谁……和她有什么关系(◉_◉ )✄】

所以
明天年三十儿
你决定
和谁一起守岁呢╭(°ㅂ°)╮╰(°ㅂ°)╯

当然是选择老姐姐我啦对不对ㄟ(≧◇≦)【←并不(゚Д゚)
                                                                        【←打你・`ェ´・

【柯南乙女】当你是波洛咖啡厅老板并且要张罗过春节了

波洛老板携全体员工给大家拜早年【叩】
各地的习俗有所不同
所以大家不要太较真啦,看看喜欢就好๛ก(ー̀ωー́ก) 
因为担心有的小可爱觉得字数太多看着不舒服
所以分成两拨发粗来(*≧m≦*)
食用愉快哦♥♡

腊月二十三•小年 安室透
小年,祭灶,备灶糖
于是乎波洛咖啡厅在这天推出了限定产品——
糖瓜(´。・v・。`)
“啊,我说老板,这一碟我能吃吗?”
你闻声回头看了看安室先生指的那个碟子一步窜过去把他拿在手里的糖瓜打回盘子里:‘怎么不馋哭你(゚O゚)那碟是给灶王爷的,不许动!’
“那哪些呢?”
‘都放柜台里了,当然是给顾客的了。’
“那我的呢?”
‘好啦好啦回家马上给你做(~ ̄▽ ̄)’
【到家之后】
‘诶,你!你又发什么疯啦!你抱这么紧我怎么给你做糖瓜啊(゚Д゚)ノ’
“不要,我发现一个更甜的,我不要吃糖瓜了我就要吃这个♥♥♥”
【……安室独秀同志你坐下!】

腊月二十四•扫房子 柯南
大扫除!
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
一个你可以发现无数被遗忘记忆的活动!
“姐姐我找到了你哒一个发圈!”
“姐姐在这个角落里有个很漂亮的小钥匙扣哦!”
“哦哦姐姐你看!”自告奋勇过来帮忙的小男孩一蹦一跳跑过来,手里举着一本精装的故事书,上面的灰尘显然都已经被细心的男孩擦干净了。他邀功似的笑得灿烂:“帮姐姐打扫就像探宝游戏一样呢!看标题……是不是就是姐姐找啦好久的那一本啊?嗯嗯,那作为奖励,姐姐念给我听吧。”
午后的咖啡厅里阳光刚好,窗边,少女把男孩轻轻佣在怀里,正用着和倾城日光一样温柔的语调诉说着梦幻的童话故事。
【柯南大佬:讲的还行,抱抱很满意,那我就不追究姐姐私藏小「bi——」书的事了(・_・)】

腊月二十五•做豆腐 琴酒
豆腐,谐音“头富”实在吉祥不过的了;但还有一种解释是:玉帝下凡视察,吃豆腐渣以表清苦,明年就会有好运降临。
黑衣男人认真的听你讲你家乡的习俗,乖巧的不像他。你讲完,男人就自顾自的陷入了沉思,你就自顾自的看着自家男人的脸犯起了花痴。
“……嗯……要我帮忙磨磨么?”
“??不用啊,我又买不起磨。”
“……那要我给你买么?”
“…………”
“…………”
“……琴酒,你刚刚,沉思的那一会,是不是在想,要怎么做豆腐……”
“……嗯。”
不行不行太可爱了嗷嗷嗷!你冒着明天可能下不了床的风险捏了捏琴酒老大的脸颊:‘安啦,我的做法不需要那些的,’不行不行忍不住了!!!你又冒着未来三天都可能下不了床的风险在你刚刚掐的地方给了琴酒一个啾咪,‘需要的黄豆我已经泡好啦,一会就能进行下一步了哦♥’
……这样的话就算吃了豆腐渣也没法蒙混过关装清苦了吧……琴酒腹诽,跟你在一起根本就是……咳咳,没什么。

腊月二十六•烧年肉  贝尔摩德
“宝贝儿家乡的习俗真的是有趣呢♥那依照习俗今天我们要做什么呢?”
优雅的女子不甘愿只是坐在吧台前小啜她的小姑娘亲手为她煮的美式咖啡,她更是要时时刻刻和你粘在一起。在她的坚持之下,她跟你一起进到后厨帮你打下手。
虽然不太忍心使唤她,但你不得不承认,因为过年要来店里拜访、一起聚餐的人很多,所以少了她的帮助你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她开始帮你把刚炖好的一锅肉捞出来,你在准备下一锅的原材料时无意间撇向她,却发现……
‘哇!贝尔摩德你偷吃<(`^´)> 哼!大坏蛋!’
女子优雅的放下筷子:“No 我的宝贝,我觉得我刚刚的行为不叫偷吃,”她俯下身,在你脸上留下一个啾咪,“乖,这才叫偷吃哦♥♥♥”
‘哇你你你(`Δ´)!气死啦(#/。\#)’
“嘻嘻♥”

【ES乙女】当你突然戴起了戒指(ゝω╹)


在某不知名小可爱的怂恿下战战兢兢把魔爪伸向ES

大概有后续系列?

欢迎拍砖啦━━━━(゚∀゚)━━━━!!

祝食用愉快♡♥

栗子'毛毛的场合
“诶诶?!”
和毛毛交接文件的时候无意间的手指触碰,少年感觉到你的中指上的一个金属物划过指尖。
‘嗯?哦哦,这个啊。逛街的时候感觉满合眼缘的就买了,本来应该是尾戒的吧…但是太激动了也没考虑尺寸,就发现只有戴在这里合适喽。’
你没发觉少年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
“啊啊,这个人果然又开始自顾自的乱担心了~”角落里早就被吵醒的栗子已上线
“什么啊你原来在这里啊!朔间前辈找你找了好久了哦。”
“啧,真麻烦呐,打扰老人家休息可不是好行为对吧,制作人小姐……唔…”栗子坐过来拉起你的手,随意地拨弄着你手上的戒指,“就是这个小东西害的。”
“你不要对转校生做出这些会让她困扰的事啊!”
“啊,真的是有些太吵了哦,某些人激动的心跳声……没办法……”黑发少年露出狡黠的微笑,摘下了你的戒指,然后轻轻咬住了你的指节,在上面留下来一道暧昧的痕迹。
“……!!!!啊啊啊凛月你在做什么啊!”这是究极炸毛状态的毛毛,他上前一步,把依然石化的你往远离小吸血鬼先生的方向带了带——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唔,以物换物啊,好了吧,这下你也不用再为制作人小姐突然戴上意义不明的戒指而烦恼了,要好好感谢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哦。”
看着毛毛躁躁的伙伴把女孩拉走离开,黑发少年回过头把玩着从女孩手上摘下的戒指,舌尖不经意的舔过在女孩指节上留下印记的尖牙:“嘛,真是平和的午后呢~”

【津岛生贺24h/8h】【柯南乙女】当你帮好盆友准备生日礼物

@秋名山上的津岛 大天使生日快乐啦♡
谢谢太太的精致产粮填补了我贫瘠的灵魂😂
另♡新年快乐呀♡明年依旧会乖巧的坐在大大的车上并贴心地把门窗锁死不让任何人下车溜走!

柯南:
也许是因为和步美他们相处久了,从孩子思考角度出发,于是帮助你为好盆友选定了一份颇具童心且新奇的小礼物♡
“啊,效果如何?那位大姐姐喜欢那份礼物嘛……很喜欢!?太好啦!嘿嘿,那作为姐姐的参谋,可不要忘了奖励我哦♥”

新一:
根据你最近皱眉的次数和你在日历上标重点的的日子推测出你是在为不知道好盆友生日送什么礼物而烦恼。
在向你询问了几句你好盆友最近的日常行为之后推测出你的好盆友最近急需一个暖宝宝♡
“款式什么的我也不懂,你就自己选选好啦……嗯嗯,不用太感谢我♥”

Σ小兰 园子:
“啊——既然这件事让你这么困扰的话……不如我们一起去街上逛下找找灵感吧。”
“啊——是啊,顺便呢,在逛街那种放松的环境下,也好逼问出这个除了我们之外还需要你这么费心准备礼物的人是谁啊,是吧,兰?”
“好了好了,园子你这又是吃哪门子的飞醋啦~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然后你们给好盆友酱挑选了极具少女心的精致工艺品当礼物哦♡

世良:
“看你这么为了她忙前忙后的,我都要不开心了了哦…没什么啦…不过说正经的,你的那位好朋友对音乐感不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送她一把尤克里里如何♡小巧精致又简单易学。毕竟音乐是可以治愈一切的良药嘛——不过我不一样,我的良药,是你哦♥”

赤井大佬:
看着你打开一个个网页仔细浏览,还认真记录下来顾客评价做对比筛选的可爱模样,常年严肃不苟言笑的男人眼里漾起了温柔的笑意♥
“谢谢……嗯,没什么,只是看你这个样子就可以想见你每次帮我选礼物时候的情形了,这种意义的感谢说多少次都不为过的吧~有你真好♥”

安室先生:
小屋里暖洋洋的,他窝在沙发里,你窝在他怀里,细细为好盆友挑选礼物。
这位先生一开始是在专心看新闻的,但目光不知不觉间就全被引带你那去了。
看你因为顾客评价普遍不高而失落地关掉一个刚刚看了好久就要下单的购物网页时,他特别自然地端起他的马克杯送到你面前喂了你甜甜一大口热巧克力♥
你的屏幕上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帮你划动着:“别急,再看看这个♡”

琴酒:
你有点忐忑地瞄了一眼身边高大的男人,换来的是男人把抱得更紧了。
实在是没想到他会主动来和你逛街,理由还是帮你为好盆友选礼物。
你看着身边打开“买买买”开关不是总裁却比任何总裁都霸道炫酷的你家男人,欲言又止。
回到家,当你正从他买的那一群大包小裹里捡要给好盆友的礼物的时候,他直接给你来了个摸头杀♥
“选什么呢,那些都是给你的。”

基德:
在你的印象里,他是很擅长制造惊喜的,也很懂女孩心。所以当你被这样一个问题困扰时,几乎是第一时间跑去征求了他的意见,结果怪盗先生反是有了小情绪,他压了压帽檐:“不,小姐,我不是懂女孩的心是懂你的心♥我也……只会给你制造惊喜♥……对于别人来讲,怕是只有惊吓吧。”
【在基德的帮助下,你逐渐成为才思敏捷,行动独立,满脑子想着要搞大事情的21世纪新女性!】

【恋与制作人乙女】当你头疼到要GG

恋与制作人真好玩🌚🌝
老姐姐砸锅卖铁也养不活的四个野男人——敬上

熬夜是昨天的老姐姐
头疼是今天的老姐姐
最可怕的是↗这↑个↑人↖熬夜居然是为了玩消消乐666

大家一定都要做生活有规律的小仙女啊♡

许墨:
“来躺好,闭上眼睛。我帮你按摩一下,说不定会有所缓解。昨天几点睡的啊…果然是又熬夜了,真不乖呢~修仙?【轻笑】再这样的话不妨让我也一起体会一下所谓欲仙欲死的感觉,如何?”

李泽言:
“头疼了?你还真……嗯!?你捂我嘴做什么?早能猜到我想要说什么?呵,幼稚,白痴,不过如此。过来——”高大的男人把娇小的你圈在怀里,温热的手掌覆上你的眉眼,温度地改变让你感到心安和舒适,“睡吧,我的小白痴。”

白起:
“喂,头疼成这样真的不用去医院吗……好好好,不去不去,那起码也要躺到床上好好休息,一直撑在公司加班你是想怎样! 听话,和我回家。工作的事再不济我都可以帮你分担,你要是不养好身体的话我就要彻底不管你了。来,上车。”

周棋洛:
“唔!你到底是多久没好好休息了啊怎么虚弱成这样!不可以再乱来了,以后要做个生活有规律的小仙女知道嘛……不然你的超级英雄就不理你了(ノД`)
好了,周棋洛的超级亲亲♡接受之后就会获得金刚不坏之躯…不对!就会获得按时睡觉才能金刚不坏之躯…嘿嘿嘿,晚安~”

【梦间集乙女】喝最烈的酒


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青莲:
“哈哈哈,兴致而来,兴尽而去,小姑娘亦是性情中人,且与我共饮此杯!
这酒虽称不得最烈,然身畔之人确是最美。快意人生,可万万少不了你的陪伴啊。”

洛阳扇:
“最烈的酒?哼,丫头,你那是还没尝过我们草原的马奶酒。别那么看着本公子,本公子家世清贵,岂能随随便便帮你个小丫头跑腿带酒。倒不如…你就随我回草原上去……呵,不过,身为本公子的仆人,主人去哪你就去哪,这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吧。”

倚天:
“你这话说的倒是豪情万丈。我曾告诫与你不要沉湎与酒色,看来你还是不明白。罢罢罢,就陪你喝上一杯,此杯饮尽,你也不许再喝了,醉了就快去睡!…真的是,修习剑法的时候请勿扰乱我的心神,你怎么就……呵,也不知道,是谁先醉了谁。”

屠龙:
“不饮江湖酒,怎解江湖味。既有美酒,自要与你共享。只是那最烈的酒,我可不敢就这样给你喝了去……怎地,你还不乐意起来了!对自己的酒量没几分估量吗?嗯,倒也无妨,就算是醉的不省人事,我也会守在你边的,放心好了。”